金尊娱乐平台

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 > www.jz85.com >
史上第一争议大片在90年前的上海,叫好又叫座?!
日期:2017-06-27 18:45 人气:
谈到美国默片,相对不可能不提及葛里菲斯这位名导,他首度使 用一些蒙太奇手法,被以为首创美国电影(甚至是寰球电影)的 新面貌。如此一位申明出色的导演,作品在当时的世界各国都有 影响力,怎么可能不电影在中华民国贸易放映过?答案当然是 「有的」。也

谈到美国默片,相对不可能不提及葛里菲斯这位名导,他首度使
用一些蒙太奇手法,被以为首创美国电影(甚至是寰球电影)的
新面貌。如此一位申明出色的导演,作品在当时的世界各国都有
影响力,怎么可能不电影在中华民国贸易放映过?答案当然是
「有的」。也因而,当初大多数电影书籍提到他的影片大都是直
译英文原名,就有点太偷勤而需要改正了。

葛里菲斯早在民国4年就拍了长达3小时余、引发巨大争议(直到
本日亦然)的The Birth of a Nation,明年2月,这部电影就要
满百年,但片中对黑人与三K党的刻画,仍旧让人不知该为其纯
熟的技法而惊叹,或是为其观点之偏颇而惋??此片并非第一部
来中华民国放映的葛里菲斯电影,他在此片之后所拍摄的Hearts
of the World、Intolerance: Love's Struggle Throughout
the Ages等片都更早在民国时代的上海戏院涌现。

民国8年的12月25日,当时这一天还不叫行宪留念日,上海的老
外都在欢庆耶诞,「申报」则出了「申报耶稣诞日增刊」,而当
年的首轮戏院之一上海大戏院从这天开始一连4天放映一部叫「
铁血鸳?」的恋情战斗电影。那时「申报」电影广告只有戏院与
中文片名,极少会打出英文原名,要从中文片名考虑出到底是哪
部片,真的很花功夫,大多数都要等过多少年重演,报上广告开端
出现英文片名,才知道是哪部电影。「铁血鸳?」实在正是葛里
菲斯导演的Hearts of the World,仅管民国8年第一次在华人区
亮相只放了短短4天,片子应是反映不俗,因民国10、11年起,
「申报」开始出现一些些影剧新闻报导,「铁血鸳?」蛮常被提
及,几位主要演员有新片,广告上也都会注明是演过「铁血鸳?
」的谁谁谁,金尊娱乐

上海大戏院不放葛里菲斯的电影则已,一来就连着两部,在「铁血鸳?

4天下片后,过没多久就到了民国9年的新年档,上海大
戏院播映了长13大本、也长达3小时的电影「专制毒」,猜得出
这是哪部葛里菲斯的影片吗?不要太大惊失色呦,就是他终生代
表作之一Intolerance: Love's Struggle Throughout the Ages
,目前大多数中文书籍不是翻成「忍气吞声」,就是「党同伐异
」,其实这些片名都是错错错,它有来过中华民国放映的,它的
正式中文片名就叫作「专制毒」。

对默片时期的观众而言,「独裁毒」前卫的形式前所未见,片
中分成4个故事,然而穿插交织出现,有时每一段中人物有相似
处境的,画面还会陆续浮现,突显「对比」的感到,却把故事整
个堵截,必需观众自己在脑中梳理清楚每一个故事的情节脉络,
因此固然砸了大钱拍,美国第一次上映票房并不空想,葛里菲斯
也有点泄气。很意外的,中华民国戏院不会担忧这片会不受观众
接受,还在新年开年大档推出,映期大略跟「铁血鸳?」差不久
,演了3、4天。

在一堆葛里菲斯的影片中,当年上海最受欢送的可能是Way Down
East,中文片名叫「赖婚」,第一次放映就演了一周,当年是
年度票房大片等级的外片才有这种人气,金尊娱乐。接下来的一、两年,「
赖婚」在上海其余戏院陆续上片好几回,人气一点也没削弱,堪
称是那几年中最常被重映的美国电影,因为「赖婚」叫好叫座,
葛里菲斯在上海院商眼中成为金字招牌,更热中寻找他的电影来
中华民国上演。因而在「赖婚」之后,民国12年的春节假期,他
的另一名作「残花泪」也到了上海。

残花泪」描述一位被父危害的弱女跟中国男子的悲恋,?斯卡
最佳影片「阔别非洲」中曾经呈现女主角讲述这段故事的片段,
当然那时的中国男主角绝对不可能是货真价实中国演员来表演,
而是葛里菲斯的老错误Richard Barthelmess担负,女主角是他
的御用女星Lillian Gish,当年上海常将她的名字翻成丽琳甘熙
。民国12年,上海新开设计雅观新影的卡尔登戏院,尔后卡尔登
就与上海大戏院并列两大首轮剧院,妙的是民国12年春节档,两
院从小年夜到年初七,都换了好几档的影片,并未像现在戏院一
样,一部强片陪观众欢庆到动工当前,「残花泪」就是排在卡尔
登从年初四演到年初九。

然而计画赶不上变更,才演到初七,「残花泪」就为了「特别原
因」而不再放映,显然关涉到中国人的题材,动?得咎,这个「
特殊起因」我没在申报上找到说明,但我猜想应当是出了问题被
即时撤片,只在卡尔登演了3天。但上海观众对葛里菲斯的片已
看出兴致,更经典的The Birth of a Nation终于在同年6月25日
于卡尔登上映,正式中文片名叫「重见光明」。

这「重见光亮」片长12大本、可演3小时,卡尔登每天晚上9点15
离开始放映,演完都超过深夜12点,然而观众热忱不减,申报上
的消息热闹,过没两天增加了下战书3点的日场,片子演足一周,
反响不俗。「重见光明」将黑人塑造成负面的角色、三K党有如
英雄,直到今日美国仍是有人由于意识型态对此片难以下咽,妙
的是中华民国观众事不关己,纯看剧情,对背地的种族轻视就没
想那么多,「重见光明」第一次在中华民国戏院商业放映,算得
上叫好叫座,因此隔年又再重映,这次从卡尔登换到了上海大戏
院,又是演了一个星期,照样很受欢迎。

上海的戏院老板眼中的葛里菲斯,金尊娱乐,有如之后的史蒂芬史匹柏,专
门拍大戏卖大钱,因此「重见光明」在民国12年7月初下片后一
个多月,他的The Girl Who Stayed at Home在申江大剧场上映
,片名叫「欧战风骚史」。片子在葛里菲斯的作品中评估不算高
,观众并没因此对他的影片都倒了胃口,同年10月,他的另一力
Orphans of the Storm在卡尔登戏院登场,片名翻成「浊世孤
」,虽然没有「赖婚」那么受到爱好,一再重映,人气却也堪
比「重见光明」,是卡尔登颇为得意的票房大片。

最?张的是,上海大戏院再此推出曾于民国9年元旦放映的「专制毒

」,第2次演出刚巧搭上葛里菲斯热,比首度推出售座更好
,原本只排定放映4天,最后演了6蠢才下片。葛里菲斯只编、演
没挂导演的短片Enoch Arden,也以「可怜之婚姻」中文片名来
到上海放映。

上一篇:台北》悠然单车游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